20140724 Chapter 1 in Dublin

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but some of us looking at the stars-Oscar Wilde

這些時間一直在想自己眼前的跟背後撐腰的東西
( 眼前的自然是這裡的生活,背後撐腰的自然是你們)。

在台灣過得好好的,沒事幹嘛要來,
穩定的薪水,固定周休的生活,中庸的社經地位,
想吃東西,便宜的美食一大堆,想出門,機車一騎、捷運一搭哪裡去不了?
電視打開都是消費,觸手可得就把自己弄得整整齊齊的。

在這裡沒有過得不好,
英文能溝通,但每天睜開眼睛,就是覺得自己需要字典,
在適應的,是別人的社會,是別人的大社會裡的微型社會。
一面牆,這個城市裡流竄的,是另一種陌生的血液。

走在路上總得處處提防,擔心別人用你不熟悉的語言推銷拐騙,
掏錢前留心匯率小心謹慎,思前想後有沒有必要。
從飯來張口變成時刻注意每種調味料的名稱與用法,
語言、履歷、經濟,妳突然變成一個沒有能力的人,
在巨大的海洋裡,努力尋找氧氣。

之前的舒適垂手可得太過,現在的生活或許有人要說是壕溝,
但我很高興,至少我現在在壕溝裡能抬頭看看星空。

死亡與衰老是不可逆的,時間也是不可逆的,
然而之前的工作卻老是在對抗這些,在生命緩慢的過程裡、每天庸碌不夠用的時間裡,任憑別人分解自我價值。

暫別了舒適圈,抽離會讓你重新思考,即使思考無庸置疑地會帶來一股不確定與困惑的沖刷浪潮。

這從來不是浪漫的事,流浪遠比想像中現實實際。
委屈自己、矮化自己,在困窘中找尋出口,在跌倒後重建信心,
定義緣分時體會無常,遇到美好的時候感激涕零,
什麼都把握不住,在把握跟放手之前權衡,
每次轉身之後又提醒自己,下次一定要活在當下。

躺在壕溝裡,夜晚的風微涼刺骨,手裡什麼都沒有,
妳不覺得沒關係,怎麼可能沒關係,
只是被眼前那片,從前沒有注意過的星空融化了而已。

Everyone is an island
小島上什麼都可以很小,也什麼都可以很大,
或許就跟每個人擁有的力量一樣。

每次打東西就不知道如何結尾,
想要跟大家說的或許是,
好好生活,好好地去愛去把握自己擁有的一切,
然後回過神,記得跟自己站在一起,

我只是想跟妳們一起這樣生活,一起呼吸,相濡以沫。

什麼時候,要來找我?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